分类
行如水

攀野长城随笔

2018年6月6年级

毛主席有句诗讲得好,“不到长城非好汉”。长城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可是民族的象征——团结、不屈、热血。作为一名中国人,在这世上行走了十二个春秋,心中的长城竟只是屏幕上的一块块石砖。我实在应感到羞愧。

曾耳闻长城分两种——开发过的长城和野长城。顾名思义,前者供时尚各国慕名而来的游客惊叹。前一天我们去了慕田峪长城,才得知这世界古七大奇迹不是白吹的。每一个落脚点似乎都能在完美的角度望见连绵的长城,还有城边垛口中蔓延的苍绿,和青山上烙刻的“忠于毛主席”。这些风景,震撼那些仰慕者,足矣。我认为我真切的感受到了那种巍峨、那种气魄,和作为中国人的血气方刚。但那不只是如此。第二种野长城——因为过于险峻而没有正式开放的长城——或许自新时代来临就不是供游客玩赏的。他是冒险者们挑战自己的去处。

即便相比慕田峪长城,他不知要险峻多少倍;但他的美景无与伦比。我想这是那些游客长城相比野长城无法追及的。爬上山顶的那一刻,群山尽收眼底。苍天作景、密林为衬,近乎垂直的峭壁与蜿蜒而上的古长城相互呼应。这是何等伟大的壮举!“你这山有多险、路有多陡,我这长城就能爬多高、伸多远”。用手机拍出的所有照片都黯然失色,唯独双眼能容下这顶天立地的震撼。

如此美景在旁,什么“上山容易下山难”都去他的吧。何况你料想,你脚下这一砖一瓦,都不止是一砖一瓦啊。他们曾被无数双哭泣的手抚摩过。他们曾被无数滴喘息的汗浸润过。他们曾被无数滴狂吼的血沾染过。想象当年修筑长城时的艰辛,想象当年南下的游牧民族面对高墙绝望的怒吼,想象当年长城保卫战装饰不顾安危的守护。一切发生在两千年前与今天。似乎又有了一个月前凝望兵马俑时心中迸发的感慨与酸痛。两千年算什么,一晃不就灰飞烟灭么?两千年又算什么,岁月不还是没能抹去这些静默的沉淀么?呵!眨眼间飞逝的辉煌!呵!你这可怜的伟大的辉煌的遗痕!再繁盛,你能奈岁月何?再远久,岁月能奈你何?叹,白驹过隙,过去的终将不会再来,你只能选择沉默。你甘愿骄傲的选择沉默。

而神奇远不止于此。他为我带来无数惊喜。在此行走逐渐陷于恍惚之中,上一瞬仿佛还在两百米开外的台阶上摸索,下一秒已入山中绿荫,望着石壁出神。上一瞬我还在那里。上一瞬我的双脚还停留在那里。再看向自己的双脚,它们是否仍残存着一些“那里”的气息?或者说,它们是否残存着每一处我曾驻足的远方?多多少少?上一瞬我曾踏足那里。我曾踏足无尽的远方。距离似乎带着魔力。无法得到答案,只得低下头,看看这些饱经风霜的石砖,看看此刻的远方。

仰望山顶,同时感受着脚下的坚实,不由感慨万分。这石砖果真不仅仅是石砖。——

纵横交错的时空凝聚在我脚下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